微信红包群、微信群大全请关注本站。
站长QQ:51112717 微信群广告投放请联系我。

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红包群

来源:微信群 时间:2020-07-31 17:07

当代成年人的社交必备技能,“一句话怼死人”。

比如,你在手忙脚乱处理工作的时候,同事突然一脸笑意问你“ppt应该怎么做”的问题,立刻用一句“你不会百度吗”来让对方哑口无言。

最近,这个问题上了知乎热搜。

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聊天,它排第一

 

出人意料的是,这个问题下面清一色的都是在反怼那些明明可以百度,却偏要向别人伸手问答案的人。

“我就是那个喜欢说‘你怎么不自己上网查’的人。”

“大多数时候,不存在互联网不知道而人知道的问题。”

“你来问我,我百度了再教你

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聊天,它排第一

 

“不懂就问式发问”,大概是这届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聊天方式。

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聊天,它排第一

 

伸手党有多讨厌?

事实上,这些不思考、不感恩、“不懂就问”的人代表了生活中的一类人——“伸手党”。

伸手党,顾名思义,就是在面对问题时,常常向他人伸手要答案而不自己思考的人。

这种人频繁地出没于各大社交、问答平台,其足迹所及之处,却都受到网友们的嗤之以鼻。

为什么?

首先,“伸手党”们懒惰:他们总是希望毫不费力就能得到帮助、轻轻松松就能享受劳动成果。

比如:听说你去过xx地方旅游,一点攻略也不做,立刻从哪里饭好吃到哪家宾馆好住到哪个景点值得去……大小问题问个遍,让你给他做私人导游;

知道你是office高手,明明最基础的功能教程一搜就有,还是张口就来:姐,这个功能我找不到,这个怎么做?

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聊天,它排第一

 

在问别人之前,自己力所能及能够处理的事情,从来就没有做过。

且不说职场中,没人有义务帮你解决这些本可以自己解决的问题。

就算是亲戚、朋友,不动脑、不思考就不断去麻烦别人,只有单向的索取,感情再好,也总有损耗完的那天。

真正细思极恐的是“伸手党”们背后的逻辑。

看到你是英文老师,张口就来:“能不能辅导辅导我们家孩子口语啊?”

听说你升职加薪,聚餐时cue你为大家买单:“反正你有钱。”

说完再附加一句:我知道这点小事对你来说不算什么

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聊天,它排第一

 

先放低自己、抬高对方,再以弱者的身份,对强者进行明目张胆的“道德绑架”。

《二十不惑》里,女孩姜小果借给同学300元,提醒她还钱的时候,自己反而成了“坏人”:

“才300块你至于吗?”

“为了300块钱,你就这样羞辱我?”

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聊天,它排第一

 

可恶的不是穷、笨、弱,而是“我弱我有理,我穷我应该。”

自己什么都不做、就把一揽子问题丢给别人,还理直气壮懒惰,无下限地依赖别人。

如同现实版的狗皮膏药,甩都甩不掉。

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聊天,它排第一

 

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聊天,它排第一

 

为什么有人对伸手党心软?

 

伸手党令人厌烦,但总有人“骄纵”着他们。

一部分人,也许是出于常说的,“自我认同”。

 

作为“社会性动物”,人需要在集体中找到自我的价值所在。

 

为了体现自己的参与感,找到集体的认同感,不少人会通过帮助他人的方式,来证明自己——我在集体中是有用的。

 

所以,哪怕碰到他人无端地伸手,也默默将事情揽下来。

 

可不经意间,这种帮助,也成为了自己的累赘。

 

郭冬临二十几年前的小品《有事儿您说话》就经典展示了这一场景。

 

在单位中处于边缘地位的郭子,为了得到领导与同事的认可,谎称自己在火车站有熟人,能够解决单位的车票问题。

 

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聊天,它排第一

 

 

但实际上,他背地偷偷去火车站熬夜排队,买高价票,以此证明自己“有本事”。

 

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聊天,它排第一

 

 

时间一长,单位同事纷纷变成了“伸手党”,并且愈加过分。

 

从买两张车票,到五张车票,最后甚至要求郭子拿下两箱车皮。

 

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聊天,它排第一

 

 

将自己的价值拴在别人身上,只会助长伸手党对自己的依赖。

 

大学校园里最痛恨的小组作业,也凸显了几分类似的心理。

 

一个小组内部,往往是有一个能够carry全场的学霸,也有几个除了喊“能者多劳”就不再吱声的伸手党。

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聊天,它排第一

 

微博@语文指挥中心

 

尽管学霸心中满腹牢骚,但仍旧默默将其他人的任务包揽下来。

 

那个“学霸”的标签,无意识间成为了“我很重要”的证明,也理所当然分散着着伸手党们甩锅的责任。

 

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聊天,它排第一

 

 

也有一部分人,纵容伸手党的理由,是羞于拒绝。

 

美国心理学家曾这样说过:

 

有种人,过于友善。他们害怕敌意,用不拒绝来获得他人的认可。

 

忧于双方的面子,不想确立丝毫的敌意,于是将伸手党扔过来的锅,默默背起。

 

最近在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里,丁当的经历便令人心疼。

 

分组竞演时,指导老师需要众人选出组长。

 

姐姐们毫不犹豫统一指向了丁当——她唱歌最好,一定是组长的不二之选。

 

其实丁当自己也知道,她并不适合担当一个组长的职位。可自己根本说不出拒绝,就随着组员的性子来。

 

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聊天,它排第一

 

 

结果,在训练中时,她也无法阻止组员各种开小差、玩闹等行为,只能放任自流,让大家开心就好。

 

也因此,在排演之中,该组姐姐的成绩几乎是全员垫底。

不愿拒绝,勉强承担,最后伤害的,还是自己。

 

这并非是个人现象,实际上,中国青年报曾对2万多名受访者进行问卷调查,结果显示,遇到需要拒绝的情况时,有60.4%的受访者担心,说“不”会影响与对方的关系。

 

为了面子死撑,多少人在工作与生活中,活成了那个不断被别人甩锅的“便利贴女孩”。

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聊天,它排第一

 

我为什么劝你远离伸手党

善良是件好事,但善良的没有节制,就要小心掉进“便利贴女孩”的陷阱里。

“用过之后可以随手抛弃,呼之即来挥之即去。“

你把别人当朋友忙前忙后,别人拿你当工具人吆五喝六。

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聊天,它排第一

 

一旦哪天说了个“不”字,在别人口中的评价就瞬间从老好人变成了白眼儿狼。

过往的帮助也随风消散,一切都像理所应当。

《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》里,新垣结衣面对的正是这种窘境。

 

难于启齿那个“不”字,甚至主动帮助别人承担工作。

 

到最后,慵懒的同事和蛮横的老板,将所有的工作都交给了她,自己做起甩手掌柜。

 

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聊天,它排第一

 

 

乃至于同事工作出错,受到批评的也是自己——

 

理由是,怎么不好好培养新人。

 

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聊天,它排第一

 

 

对伸手党的骄纵,最终会成为自己的梦魇。

一次次地做好人,只会让他们产生依赖,却起不到任何根本性的帮助。

所以经常有人调侃,“最容易失去校园朋友的三件事:小组作业,合买东西,借钱。”

成年人最讨厌的微信聊天,它排第一

 

对伸手党来说,抬抬手就能得到的帮助是廉价的,他们并不会珍惜和感恩。

你以为是自己的主动帮助,最后变成了他那里的理所当然。

你的好心、情谊,在他那里一文不值。

一个不愿思考和进步的人就像一个黑洞,当你向他伸出援手时,反而会损耗自己的能量。

与其陷入无限的帮与不帮的纠结中,不如告诫自己趁早远离。

© 2019 微信红包群、微信群大全 河南天亿慧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.
  • 豫ICP备14025681号微信群广告请联系站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