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红包群、微信群大全请关注本站。
站长QQ:51112717 微信群广告投放请联系我。

微信红包群一个能聊天的都没有

来源:微信群 时间:2020-07-25 13:47

前段时间,将近两年没见的宿友们, 突然在群里说在广州聚一聚。

当天我画好美美的妆,提前半小时到了大学时我们都想吃,但经常吃不起的点都德。

我们4个人坐在靠窗位置,彼此都有很多话想说,想聊聊毕业以来的变化、最近的生活状态。

忘了是谁,说出了第一句不太暖场的开场白:“今天出来孩子都没人带了,怪担心的,哦对了,大家都结婚了吗?”

气氛瞬间冷了下来,以前觉得特好吃的茶点,好像也变了味。

整场饭局,宿友们微信叮咚响的声音,根本没停过,好不容易撑到结束,仓促告了别,赶着回家给孩子做饭。

走回家的路上,我满脑子都是大家吃饭时,拼命想挤出话题的无尽尴尬模样。

耳机里也应景放着Eason《最佳损友》:“为何旧知己,在最后变不到老友。”

打开手机,微信群仍然没有出现新消息。轻轻叹了口气。

在成长的过程不断丢失朋友,渐渐孤独到发慌,沦落到微信里没有一个人能聊天,不过是生活常态。

我23岁,微信一个能聊天的都没有

 

01.

大学时,我们宿舍4个人简直就是翻版小时代的姐妹花,形影不离,无话不谈。

早上晨跑、中午吃饭、下午图书馆学习,都会组团一起。甚至还会共同储存旅游基金,一块去长沙、西安、南京等地。

这般亲密无间的关系,让我们成为了其他人眼中的神仙宿舍。

我也没法忘记,她们曾带来的欢笑和感动。

有天晚上可可专门找了个借口,让我陪她在社团待到8点,回去路上,手机收到许多陌生号码的祝福短信,有些愣住了。

还没缓过来,打开宿舍门, 她们便齐声大喊:“黛西,生日快乐!!”

宿舍没开灯,仅有的手电筒光线聚焦在我身上。

我一边走进去,一边听着大家唱的生日歌,鼻头微酸,歌一停,我赶紧闭上眼睛许愿,止住眼泪。

睁开眼,看到大家在灯光下灿烂的笑容,比蛋糕上的奶油,还要香甜百倍。

可可说:“可紧张死我了,短信收到了吧,我可联系了好多高中同学发的呢!”

我噗呲一笑,紧紧地抱着她们,很久很久。

真希望我的愿望能实现:我们要一直一直在一起,即使毕业了也不分离。

却没想到,就在大三那年,崩裂了。

我23岁,微信一个能聊天的都没有

 

大三那年,大家开始思考自己以后的人生走向, 考研还是考公?实习还是出国?

深思熟虑后,我毅然决定:“我要做新媒体,用文字养活自己,以后再创立个工作室!”

得到的,是可可她们的劝告:

“黛西,跨行做新媒体很难的,你专业学得不错,干嘛想不开啊?”

“现在公众号过了红利了,考研更好,别冒险……”

父母也赶紧打电话命令我:

“女孩子做什么新媒体,考个公务员安安稳稳过生活不好吗!”

人和人之间,是怎么渐行渐远的?

大概是我投中稿,在群里兴奋地和她们分享,却收到冷漠的回复;

大概是我拼命向她们解释,新媒体的好处,却感知到他们的不理解;

大概是突然发现,我和她们的价值观、生活圈子,早已南辕北辙了吧。

后来,我开始识趣了,收起多余的热情,微信聊天框中,也没再闪烁宿舍群的红点。

原来,感情真的和生命一样,会生老病死,会无力回天。

原来,我和她们的快乐,真的过期了。

我明白,转行做新媒体,还想创业做新媒体,注定是一条不被理解、充满质疑的道路。

可即使孑然一身,我也愿意走下去,就算头破血流,也无所畏惧。

我23岁,微信一个能聊天的都没有

 

02.

实习时,我顺利地进入了新媒体公司,虽然实习工资只有3k,但还是兴奋地一晚上都没睡好。

很不幸的是,我被分配到了一个毫无斗志的部门,同事们每天掐点上班、常去厕所偷懒、盼着下班后又能去哪里浪。

作为刚出社会的我,迷茫又恐慌地听从前辈们的命令:

明明不喜欢热闹,又害怕不合群被排斥,就硬着头皮扯聊;

明明不想喝酒,却怕扫他人兴致,一杯接一杯,半夜吐得一塌糊涂;

明明工作没弄完,微信却发来同事的游戏邀请,决战到凌晨两点,第二天痛苦上班……

我就像飞进玻璃瓶里的蜜蜂一样,明明眼前一片光明,却被合群堵住了出口。

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节奏。

明明每天逼迫自己奔跑,才是新媒体人的常态啊。

我想逃离这种烂生活了。

我开始拒绝所有让人喘不过气的聚会、微信毫无营养的闲聊,转身脱离合群队伍,再次走向孤独。

我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工作和学习中,下班后就跑到广州24h的书吧,疯狂汲取新媒体运营书籍和课程的知识,活得像没有感情的工作机器。

并不觉得寂寞,反而很享受这种自由。

心情丧时,综艺节目会逗我笑;大姨妈来访,疼到在床单上动弹不得时,外卖小哥会给我送药;

下暴雨时,滴滴司机会本着“东南西北都顺路” 的职业精神,来接我回家。

虽然有时候,会矫情一些些,可也会在深夜中把所有情绪嚼碎,逼迫自己咽下去。

那滋味很苦,很涩,有时会苦到鼻头发酸、胸口发闷,眼泪划过脸颊,冰凉凉的。

但相比合群的空虚,我真的爱惨了这般清冷的独处,高质量的精进时光。

我23岁,微信一个能聊天的都没有

 

始终相信,生活不会辜负每一个拼尽全力的人,事实证明,我对了。

不到一年,我成功打碎那个玻璃瓶,飞向更大的世界。恩,我晋升为公司最年轻的主编了,哈哈,当时高兴坏了。

这些突然到来的惊喜和机会,才是我们生活里应该有的糖。

虽然,偶尔会听到一些闲言碎语:

这么快就升职,谁知道是不是关系户呢?

每次叫她都不来聚会,还真把自己当腕呢?

也不知道那么拼命是干什么,公司又不是自家的,忙着给老板换跑车啊……

不得不承认,人真是矛盾的动物,小时候绞尽脑汁想和别人不一样,寻找优越感;

长大后却拼了命想融进人群中,对孤独者指手画脚,逐渐走向平庸。

《百年孤独》中有这么一段话,我到现在才明白:

生命从来不曾离开过孤独而独立存在。

无论是我们出生、我们成长、我们相爱、还是我们成功失败,直到最后的最后,孤独犹如影子一样,存在于生命的一隅。

我的孤独,虽败犹荣。

我23岁,微信一个能聊天的都没有

 

03.

后来,我辞职了。

2019年8月,我建立了「黛西巫巫」这个账号,成功拥有了自己的工作室。

我还是一个人在广州单枪匹马地闯荡,但这次,我在广州站稳了脚跟。

幸运的是,这次我真正遇到了和我趣味相同,愿意用自己的努力改写命运的人——可爱的你们,我的袋鼠们。

虽然黛西没有和别人一样,收到过99+微信未读消息的感动,但每天那几百条回复不完的留言,是很多人都没有过的甜蜜。

谢谢你们爱我,也谢谢大家,陪我度过了一段难熬的日子,是你们的鼓励和爱意,才支撑着我走到了现在。真的好爱好爱你们!!!

《夏目友人帐》中有一句台词,很触动我:

我必须承认,生命中大部分时光是属于孤独的,努力成长,是在孤独里可以进行的最好的游戏。

很多人都很惊艳我的变化,却没想过,优秀,只不过是努力的包装罢了。

我们都需要独自充电,只有在黑夜中暗自蓄力,才能在自己的世界里熠熠生光。

我23岁,微信一个能聊天的都没有

 

我23岁,微信一个能聊天的都没有。

但,那又如何。

我从来都是一个宁缺毋滥的人。

如果没有完全契合的灵魂,能一起共舞,那便享受好一个人的浮世清欢,足矣。

与其获得廉价的快乐,不如利用昂贵的自由,涅槃重生。

愿我们都拥有一腔孤勇,清醒且自在地活着。

共勉。

© 2019 微信红包群、微信群大全 河南天亿慧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.
  • 豫ICP备14025681号微信群广告请联系站长。